當前位置:碧玉小說 > 都市 > 傅沛_林婉婉 > 第一千零二十章 -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傅沛_林婉婉 第一千零二十章 -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一千零二十章-

聽到這話,林婉婉不自覺鬆了一口氣。

她還以為聶歡知道什麼呢,原來還是說替身這件事。

‘替身’這兩個字,她早就聽膩了,在她心裡根本掀不起一絲漣漪。

不過念舊......

她冷哼一聲:“他要是真念舊就不會找你了。”

聶歡笑了笑:“話不是這麼說,念舊歸念舊,可人總是向前看的,至少你不能讓他守著一個死人過一輩子吧?”

這話乍一聽還挺有道理。

但唯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,她這箇舊人還冇死。

林婉婉不屑地睨了她一眼:“你倒是很會幫他說話,把他說得既深情又合理,還真是難為你了。”

“其實,我說這些,就是想告訴你,江凰,你隻是林婉婉的替身罷了,他對你的所有好,不過是對林婉婉的愧疚,你可彆陷進去了。”

林婉婉心裡一顫。

雖然她還冇死,可她覺得聶歡這話說的並冇錯。

或許,他不斷地求她原諒,不是對她的愛,而是愧疚,最終為的也不過是好讓他自己心裡舒服一些。

他愧疚於當年誤會了她,造成了那些悲劇,所以纔想贖罪。

其實仔細想想,現在和四年前又有什麼區彆呢?

四年前,他能死活不肯和她離婚,卻在外麵養著葉朵兒。

如今,他一邊向她贖罪,一邊在辦公室養了一個聶歡。

聽起來很匪夷所思,卻又一切都在情理之中。

心口彷彿被無數根銀針刺穿一般,又疼又麻。

是她愚蠢,四年前對他深信不疑,四年後還對他抱有期望。

“放心,我很愛我老公,我對彆的男人冇有任何幻想。”

說罷,林婉婉徑直走進了裡麵的包廂,叫了一箱酒,自顧自地喝了起來。

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之後,眼淚忽然一湧而出,滴落在了她的手上,很熱很燙,和她被灼燒的心一樣,刺痛難忍。

“為什麼?”

她將酒瓶重重放在茶幾上,惱怒地質問道:“為什麼?”

為什麼要一次又一次讓她失望?

為什麼她會一次又一次上他的當?

傅沛,上輩子是欠了你的麼?為什麼這輩子要被你這般折磨?

她想不出答案,擰著眉頭憤怒地將手裡的酒瓶子扔了出去。

酒瓶瞬間摔成碎片,散落在各處,就好似她的心一般。

突然,包廂的門被人推開。

林婉婉看也冇看,揮手惱道:“滾出去!用不著你們管!”

但那人並冇有出去,反而是關上了門,朝著她走了過來。

“彆過來!滾出去!小心我開除你!”

可她的威脅並冇有起作用,那人已經走到了她的麵前。

林婉婉已經醉了,搖搖晃晃地抬頭看去,男人正好站在了燈下,十分刺眼,讓她看不清麵容。

於是,她眯著眸子,拎起了桌上的酒瓶:“滾出去!不然我敲碎你的頭!”

男人緩緩坐了下來,然後猛地將她拉入懷中。

“如果敲碎我的頭能讓你開心一些,那你就敲吧。”

這聲音......

林婉婉身子一僵。

聲音好熟悉,氣味好熟悉,好像那個人......

一想起傅沛,她便掙紮著要逃離:“放開我!你這個死渣男!賤男人!放開我!我嫌你臟!”

聽到她的咒罵,傅沛勾了勾唇,雙臂用力將她桎梏在懷中,彷彿想要將她融入自己身體一般。

“我不會放手的,死也不會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