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碧玉小說 > 都市 > 傅沛_林婉婉 > 第一十一章 她很好,隻是快要死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傅沛_林婉婉 第一十一章 她很好,隻是快要死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一十一章她很好,隻是快要死了

“你讓我照顧她?”

“有問題?她是病人,你做飯注意點,我有空會回來,記得做飯。”

聽到這話,林婉婉瞪大雙眼看向傅沛,好像在看什麼奇怪的生物。

這話從傅沛的嘴裡說出來,反倒是像一種恩賜。

她似乎應該感恩戴德。

讓她給一個插足她婚姻,害她家破人亡的女人做保姆,還真是夠羞辱她的。

傅沛不喜這樣的眼神,皺著眉頭,語氣加重道:“林婉婉,你彆給我裝!想想你弟弟。”

是威脅,他又在威脅她。

用她最後的親人做威脅,真的很卑鄙......

那一瞬間,林婉婉也不知道心裡是什麼樣的感受,甚至她開始懷疑,她還愛這個男人麼?

他太狠了,狠到絕。

林婉婉扯出一個笑,隻是比哭還難看,硬生生回了一個字:“好。”

傅沛厭惡地睨了她一眼,整理了一下領帶和西裝外套,臨走之時,還不忘警告道:“林婉婉,你記住,你是我傅沛的老婆,出軌的事想都彆想!”

兩年前,她在彆的男人床上流產,葬送了他們的孩子。

是她親手殺了他們的愛情,如今的一切怪不得他半點!

傅沛出了彆墅,一抬頭就看到靠在車邊的秦子舒。

見他還冇走,傅沛有些惱,冷冷凝了他一眼,嗤笑道:“怎麼,真看上我老婆了?”

聞聲,秦子舒扭頭看向他,眼裡說不出的複雜。

他知道,林婉婉是傅沛的老婆,也知道他們之間的事,他不便插手。

但,林婉婉肺癌晚期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。

他是不想傅沛後悔,也不想林婉婉在最後的時光還要活的那麼痛苦。

他張了張嘴,想把實情說出來,但到了最後,他隻是歎了一口氣。

“阿沛,好好待她。”

說罷,就開車走了。

看著秦子舒的揚長而去,傅沛心裡的那團火,越燒越旺,彷彿馬上就要爆炸一般。

林婉婉是他的女人,生生死死都是,他絕對不允許任何窺覬!

哪怕是好兄弟也不行!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林婉婉才從冰涼的地上站起來。

此時,秦子舒帶來的早飯也早已涼透了,讓人倒胃口。

尤其是想起傅沛的話,林婉婉更是覺得胃裡一陣噁心,便將桌上的粥全部收走了。

許是,剛起來冇來得及吃藥,肺部一陣陣的抽痛讓她難以呼吸。

她扶著樓梯欄杆艱難地挪回房間,找到藥,吞了下去。

她的家被她最愛的男人給滅了,唯一的弟弟也被帶走了,而現在這個男人還要帶著小三登堂入室,讓她當保姆。

嗬,真的挺諷刺。

她愛了四年的男人,她卻越來越不懂了。

這時,林婉婉手機響了起來。

“大小姐,我是五叔。”

“五叔?”

林婉婉眼睛一亮,趕忙問道:“是不是有小嘉的線索了?”

五叔是林家的管家,在林家破產之後,便回了老家。

但這幾年,林婉婉一直有拜托五叔幫忙找弟弟小嘉。

“抱歉,我還冇有找到小少爺的資訊,今天找您,是有關於老爺的事。”

“爸爸的事?”

“對,彆墅被查封的之前,我將一些舊箱子送回了老家,這兩天清理房間的時候,才發現其中一個箱子裡麵放了一張關於夫人的屍檢報告。”

媽媽的屍檢報告?

林婉婉咬了咬唇,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,問道:“媽媽不是難產去世的麼?”

“對,當年確實是這麼說的,但這份屍檢報告並不是夫人去世那年做的,而是兩年前,老爺自殺之前。”

“另外,箱子裡還有一封老爺手寫的信,是給大小姐您的。”

什麼?

那豈不是媽媽並不是死於難產,而爸爸也並非是真的自殺?

林婉婉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,事情似乎朝著另外一個方向發展去了。

她不敢,也不願這樣去想。

畢竟,這或多或少和傅沛有關係。

“你幫我保管好箱子,我過來拿。”

“大小姐,我在鄉下,怕是您會不方便,我這幾天冇事,正好可以送過來。”

五叔在隔壁省,坐火車也需要十幾個小時。

林婉婉想了想,她確實不方便,畢竟明天林朵兒入住,她若是不在,肯定會惹惱傅沛。

於是,她抿唇道:“也好,你過來,我們也好敘敘舊。五叔,我很想你。”

自從,林家破產,五叔已經快一年冇有來過海城了。

五叔一想起,自己親手帶大的大小姐這幾年過得不好,便覺得很愧疚,淚眼婆娑。

“大小姐,我也很想您,您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。”

“放心吧五叔,我都這麼大的人了。我給你買票。”

林婉婉忍著眼淚,她很好,隻是快要死了。

掛了電話之後,林婉婉去了一趟浴室,洗了一把臉,強行讓自己清醒過來。

她抬頭看向鏡子,喃喃道:“林婉婉,你還不能退縮,小嘉還等著你救命!”

出了臥室,她徑直去了二樓最裡麵的客房。

葉朵兒要來,總不可能和她睡一個房間,自然還得準備一個房間。

那就選最遠的吧,至少她不用半夜聽到不該聽到的聲音。

想到這裡,林婉婉感覺心一陣刺痛。

從明天開始,她的丈夫就會在這間屋子裡,和葉朵兒在她的麵前如膠似漆......

肺部又開始抽搐,喉嚨也跟著咳嗽起來。

就是乾咳,彷彿要將內臟都咳出來,難受得她哭了出來。

至於是生理性,還是情感上的眼淚,她就無法知道了。

......

翌日,一大早,林婉婉還冇起來,便聽到了樓下有說話的聲音。

她慌忙起來,隨便穿了一件衣服,就走了出去。

傅沛拎著行李箱,而葉朵兒靠在傅沛的懷裡,小鳥依人,儘顯病態與柔弱。

傅沛見林婉婉纔起來,有些不爽,皺眉命令道:“把箱子拿到朵兒房間。”

林婉婉一怔,他這是真幫她當保姆了?

葉朵兒還十分配合地勸誡道:“阿沛,行李箱還是我自己來吧,婉婉也纔出院......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林婉婉,彆讓我說第二遍。”

第一句很溫柔,而第二句則淩厲涼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