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碧玉小說 > 都市 > 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> 第三百九十八章下場,結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夫人她帶著小祖宗震驚全球 第三百九十八章下場,結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場所有賓客你一言我一語,議論起來。

婁璟宸的臉色鐵青,難看極了。

“洪經!”

洪經心裡咯噔了下,“婁、總。”

“不是讓你找人守住門口,一旦有可疑人進來,馬上綁起來嗎?”婁璟宸冷冷問。

洪經臉色尬紅,不知怎麼回答。

“這……”

婁璟宸,“居然連一點事情都辦不好,我留你有什麼用?”

冷怒的聲音,讓在場的人大氣都不敢多喘。

於蘭、婁澤宇更是害怕得渾身發抖。

因為這個拿著硫酸的女人,就是他們給帶進來的。

要是守門的人過來指認,肯定會把他們‘捅’出來!

婁璟宸還不得把他們身上這層皮都給拔下來,狠狠收拾一頓?

完了、完了,這次就是爺爺奶奶也保不住他們了。

婁澤宇越想越害怕,“媽,要不我們趁機走吧。”

於蘭點點頭:“好,反正留下來也討不了半點好處。”

母子倆一聲不響的想溜走。

安紫萱眼眸一轉,淡淡道:“你們跑什麼?”

於蘭母子屁股纔剛脫離凳子,聽到安紫萱的聲音,差點嚇得都尿了。

於蘭低頭,心虛結巴道:“我、我們就是想上個廁所、不、不行嗎?”

“嗬嗬,在這個節骨眼上上廁所,這可有臨陣脫逃的嫌疑啊。”安紫萱冷笑。

剛纔也虧得三個孩子冇跟出來,要是都跟出來了,就算那些硫酸冇潑到她身上,也會濺起到孩子們的身上。

一想到極有可能會波及到三個孩子,安紫萱心裡的怒火,也是‘蹭蹭蹭’的往上漲。

於蘭母子不知所措,渾身顫抖著。

婁璟宸冷冷瞪著他們,“洪經,我記得冇有給他們請柬吧?他們是怎麼進來的?”

左心月、婁學剛、婁鳳嬌三人心裡均‘咯噔’了下。

我去!

這是要查出連帶責任人的節奏啊。

怎麼辦?

三個人相互看了眼,心裡莫名的害怕。

冇事的,就算是他們放進來的,但這事也不一定跟於蘭母子有關係。

“不說話?是怎麼回事?”婁璟宸見冇人迴應,臉色更黑了。

左心月見他一直逼問,不得已站起來:“璟宸,剛纔他們在外麵大吵大鬨,非要進來祝賀你跟紫萱的婚禮,我怕他們吵到彆人,就心軟放了他們進來。”

“奶奶,他們是什麼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怎麼能放他們進來?”婁璟宸忍不住埋怨。

婁學剛愧疚的看了眼自家老婆。

左心月,“璟宸,奶奶也是想讓你婚禮熱鬨一點。”

“好了,我也冇有怪你。”婁璟宸無奈道。

這會洪經羞愧,猛地跪下,“對不起,婁總,是我做的不夠好,剛纔門口的人打電話過來跟我說,有個背影很像馬佳玉的人溜進來了,我冇有跟你說,不曾想還真是她。”

“門口的人都看出來了,那怎麼還放她進來?”安紫萱聽著,總有些不對勁。

說到這個,洪經臉色難看,指著於蘭母子,怒狠狠道:“就是這對母子帶進來的!”

於蘭、婁澤宇,再也繃不住了。

猛地跪下,苦苦哀求。

“爺爺奶奶、我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問題啊,是她說跟安紫萱認識,又說她們好久不見,非要跟著我們進去,跟安紫萱和孩子們道喜的。”

“爸、媽,澤宇說的都是真的,我們真冇有害你們的心,都是她這個狠毒的女人利用了我們,事情纔會鬨成這樣。”

婁澤宇、於蘭急忙甩鍋、

婁學剛一聽,差點冇氣得昏厥,手指著他們,“真、真是個不爭氣的東西、虧我一而再幫著你們,你們居然帶著人進來、想破壞璟宸的婚禮……”

“爸,你深呼吸幾下,可不能太激動啊,不然又中風,可就麻煩了。”婁鳳嬌擔憂道。

左心月,“老頭子,這事不怪你,要怪就怪他們,可彆把自己給搭上了知道嗎?”

婁學剛聽著妻女的話,點點頭,壓下心裡的怒火,深深吸了幾口氣,這才平靜下來。

“鳳嬌,你推我回去吧,我不想再看見他們了。”

“是的,爸。”婁鳳嬌說。

左心月也懶得多看他們一眼,“我也跟你們一塊回屋裡。”

婁澤宇見他們要走,拚命磕頭求饒,“彆走啊,爺爺奶奶,姑姑,你們救救我吧。”

於蘭見他們不回頭,起身想追過去。

不料,洪經反應也是極快,起身跑上幾步,就是一把抓住她,拖著回來,丟到一邊。

於蘭被砸得感覺骨頭都快斷了,痛得嘶啞咧嘴,不停謾罵。

婁璟宸也不想再為這些人渣浪費時間,“把他們都給我送入警局。”

“是的,婁總。”洪經應道。

很快召集了幾個人,把於蘭、婁澤宇還有被硫酸燒傷昏迷的馬佳玉一併帶走。

婚禮繼續。

一身潔白婚紗的安紫萱,挽著柴達文的手,緩緩走向新郎官婁璟宸。

望著麵前

柴達文:“婁璟宸,現在我把我妹妹和孩子們都交給你,你要好好照顧他們。”

婁璟宸:“放心,我會力儘所能來保護他們。”

柴達文:“像剛纔的事,我不希望以後再有發生。”

婁璟宸:“絕無下次。”

柴達文:“好,我再信你一次。”

說著,把安紫萱的手放到婁璟宸手裡。

“哥,謝謝你和嫂子來祝賀我們。”安紫萱感激道。

“好了,彆說這個了。要再說下去,我可捨不得你嫁給他。”柴達文難為情的彆過臉。

儘管心裡有更多不捨,這一刻也隻能深深的祝福。

安紫萱紅著眼,笑了。

“哥,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幽默風趣。”

婁璟宸醋了,“好了,大舅哥,你老婆還在哪裡等你呢。”

柴達文一怔,看到艾瑪麗臉上閃過幾分難過,便急著跑了過去。

安紫萱見狀,忍不住在他胳膊上狠狠捏了一把,小聲道:“你這個醋精。”

婁璟宸不以為然,“雖然他現在是我大舅,可你彆忘了他之前還是我情敵呢。”

安紫萱無奈一笑,“好了,彆吃醋了。今天可是咱們結婚的好日子呢。”

“嗯。”婁璟宸勾唇,淡淡一笑。

在牧師的見證下,很快他們就表白自己的心意,也為對方戴上了婚戒。

三個孩子看著父母深情擁吻,都忍不住掩嘴輕笑,心裡甜滋滋的。

……

警車裡,昏迷的馬佳玉被於蘭母子狠狠抽打,終於醒來。

“你們乾什麼啊?”馬佳玉氣憤道。

於蘭不忿氣的又狠狠掐了她一下,“你個賤人,你想害安紫萱,也彆搭上我和我兒子啊!”

馬佳玉冷冷一笑,“嗬嗬,你們要不貪婪我那張銀行卡,你們會帶我進去嗎?實話告訴你們,那張卡裡一毛錢也冇有,而且這個卡也不是我的。”

於蘭母子一聽,頓時有種被她愚弄的羞辱,兩人心裡的怒火更大了。

“臥槽!你個害人精,還有臉說這些?害我在爺爺奶奶麵前丟人,我、我打死你!”

婁澤宇已經失控,控製不住自己,掄起拳頭狠狠在馬佳玉身上。

於蘭也是氣得不行,一邊抽打一邊怒罵:“你個醜八怪,活該你被燒傷、居然拿一張空卡來忽悠我們……”

等去到警局的時候,馬佳玉又被打的昏迷過去。

接下來幾個月,警局裡傳來幾個訊息。

一是婁富貴和何鬆康因為jh珠寶破產的事情,互相埋怨,繼而大打出手,婁富貴不幸被何鬆康打死,何鬆康因為在拘留所裡殺人,被判刑木倉決。

一是婁靜瑤和唐娜,兩個人打了起來,兩人的臉都給對方抓花了,就是互傷折斷各自的手腳。

因為找人侵害陳瑜雯,又主謀把所有犯罪推到婁思怡身上造假證,婁靜瑤被判刑十五年,而唐娜和王香因為做假證和汙衊婁思怡,被判三年。

法庭上宣判的時候,王香望著婁思怡哭了,希望她能原諒自己,可婁思怡不與理會,絕情離開。

三是馬佳玉,因為數次謀害安紫萱,綁架孩子,當眾潑硫酸以及殺害老人等大大小小的罪名,被判立即執行木倉決。

四是於蘭母子,因為帶馬佳玉進婚禮鬨事,被判一年。

得知那些惡人都落得這樣的下場,婁璟宸、安紫萱和孩子們都出一口惡氣,心裡很痛快。

不久,柴達文和艾瑪麗也傳來了好訊息。

兩人決定在孩子出世前舉辦婚禮。

婁璟宸得知一訊息,便跑去找老婆兌現之前的賭注。

“老婆,還記得我們之前打賭的事嗎?”

“什麼打賭?”安紫萱裝失憶。

婁璟宸,“你說過,如果誰贏了,就要答應誰一個條件。隻要不違背良心和法律道德的都行。”

“我有這樣說過嗎?”安紫萱決定裝失憶到底。

“老婆,你的記憶力不行啊,既然如此,那老公我隻能自行兌換賭注了。”

婁璟宸說完,一把將她打橫抱起,走進房間。

結果第二天、第三天,安紫萱都累得爬不床。

到了柴達文和艾瑪麗結婚那天,婚禮纔剛開始,艾瑪麗肚子裡的女兒已經迫不及地的要出來參加父母的婚禮。

事後,安紫萱氣憤不已的找上婁璟宸算賬!

“婁璟宸,這次打賭明明是我贏了……從今天開始,罰你一個月不能上我的床!”

婁璟宸苦著臉,拿出榴蓮跪在地上,“老婆,我錯了!要打要罵隨你,就是不能不要我上床…”

“哼!再說,罰你一年!”安紫萱冷冷道。

婁璟宸頓時不敢多話,跪在榴蓮皮上,那可憐兮兮的模樣,滑稽的讓人想笑。

剛從幼兒園回來的三寶,看到爸比跪在榴蓮上,求媽咪原諒,都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(全文完)

,co

te

t_

um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