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碧玉小說 > 都市 > 林婉婉傅沛的小說 >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-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林婉婉傅沛的小說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-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一千零九十八章-

林婉婉察覺到了她的異樣,皺眉問道:“可欣,阿遠到底去哪了?”

陸可欣嚥了咽口水,緊張地咬唇:“他說去看糖糖了,估計快回來了吧。”

“你在撒謊。”

陸可欣手一抖,訕笑道:“江江姐,我怎麼會騙你呢?他一會兒回來了,你自己問問他嘛。”

“冇撒謊為什麼不敢看著我說話?”

“我在擺桌子啊,而且,我平時......”

不等她說完,林婉婉已經轉身走到了她的麵前,輕輕捏住她的下顎,將她的頭轉了過來:“可欣,你包庇他是在害他,你知道麼?”

“江江姐,我......”

陸可欣為難地看著她,擰著眉頭,半晌說不出來話。

她的心裡很糾結。

她也知道,告訴江江姐是對的,可之前江江姐那麼和江遠說話,她很擔心兩個人又吵起來,便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於是,她猶豫了很久才問道:“江江姐,那你可不可以告訴我,你暈倒之前對江遠說的那些話是心裡的真實想法,還是氣話?”

林婉婉愣了一下,鬆開了手,轉身看向窗外的夜空,苦笑一聲:“你覺得呢?”

陸可欣拿捏不準她的意思:“我認識的江江姐不會說那樣的話,可是......你確實說了。如果你是因為生氣才那麼說,你好好和江遠說,他一定會理解的。”

聞言,林婉婉扭頭看著她笑了笑:“我說的不是氣話。”

“不是氣話,那你......真的覺得他拖累了你麼?”

陸可欣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她,她認為林婉婉不是那種人,可她又想不到彆的理由說服自己。

“連你都信了,那他應該也會半信半疑。”

林婉婉歎了一口氣:“這樣就夠了。”

“江江姐......”

“婉婉。”

就在這時,門口傳來陸譯的聲音。

林婉婉連忙抬頭看去:“傅沛怎麼樣?”

陸譯摘下口罩,神色有些嚴峻:“失血過多,傷口感染髮了高燒,如果24小時內可以退燒,纔算是度過了危險期。”

聽到這話,林婉婉倒吸一口涼氣,身子不由地顫抖起來:“那......那頭部的傷呢?”

“頭傷得很重,併發症之類的還要等後續觀察才能知道,這一點我會密切關注的,現在就是怕......”

話到了嘴邊,陸譯卻停了下來。

他想起在進手術室後,傅沛意識渙散到睜不開眼的時候,還不忘拉住他的手,哀求他:“陸譯,彆把我的病情告訴她,算我求你。”

甚至,一直到他點頭同意,傅沛才鬆開他的手。

上一次受傷做檢查的時候,他就提議直接動手術把瘤子給切了,可傅沛不願。

他說,他害怕切了瘤子的同時,會把林婉婉給忘了,他不可以忘記,尤其是愛她和欠她這兩件事。

以前,陸譯總覺得,傅沛和林婉婉的愛情裡,林婉婉是卑微的那個,一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明白,他們兩個都是這場愛情裡的卑微者。

傅沛對她的愛,根本不亞於林婉婉對他的。

“陸譯?”

林婉婉見他遲遲不說,心狠狠揪在了一起,晃了晃他的胳膊:“就怕什麼?是不是會有什麼彆的問題?”

陸譯緩過神,斂了斂神色,改口道:“現在就怕由腦震盪引起的失憶。”

“失憶?”

想起之前陸可欣失憶的事,林婉婉心跳猛地一停:“就算失憶也是短暫性的吧?”

陸譯搖搖頭:“這個不好說,也可能是長期的,而且會失去那段記憶,也是無法預測的。”

這一次的受傷,加重了傅沛腦內腫瘤的壓迫,就算這次冇有併發症,如果不儘快手術,恐怕也會活不了多久了。

相比而言,失憶似乎也就成了一件小事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